屈弘化

磨剪子哎戗菜刀

打过一个盹后,睁开眼来,天已经黑了。明楼刚要起身,身后的楼梯却传来上楼的脚步声。
明楼的眉毛蹙到一起。
来者在他身后五步远的位置停住了。明楼没有回头,只是淡淡说道:“今天来得可是有点晚啊。”
那人并未作答。他将托盘放在茶几上,慢慢踱向明楼。
明楼把藏在家居服里的枪握紧了。
“大哥。”
明楼手一震,怀里的枪险些掉了出来。这声刺穿了时间的呼唤让他一阵晕眩。就在他将滑到地板上时,一只有力的肩膊从一侧托住了他。这一动,让明楼瞬间清醒了过来。他艰难地回头,看到黑暗中一双圆润而忧伤的眼睛。
“你是……”
“我是阿诚。”
话音未落,一刹那灯火辉煌,恍如隔世。随后赶来的女仆开了灯,觉察到自己的唐突只好默立不动。而阳台上的二人似乎仍沉浸在黑暗中,不知所终。
阿诚早已红了眼圈。
仿佛隔了一个世纪,明楼才把错愕的目光从阿诚的面庞上移开。他脑海中空空实实,光影交错。没意识到自己正紧紧攥着阿诚的手,只知道面前站着一个阿诚。或者,只是阿诚的灵魂?
“我还活着,大哥。”
风从晴朗的夜空中涌入,鼓起了徒然的窗帘。
一滴沉淀了二十多年的眼泪笨拙地从眼眶里滚出,嵌在明楼苍老的皱纹里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