屈弘化

磨剪子哎戗菜刀

一阵清脆的铃声突然响起,明楼听见老管家仓皇的上楼声。低低的絮语传到耳中只剩了一个起伏的音调,明楼叹口气,费力地从床上坐起来。今天晚上,又没睡好。
恍惚的那一刻显得格外悠长,明楼不记得自己做过的梦还有哪一个更加真切。房门被叩响的一瞬他霍然记得了,明天是阿诚的忌日。
想到明诚,就好像他还在身边,人也变得比以往更加孩子气。
老管家担心地在一旁看着面色冷峻的明楼,心里不禁对明台发了一阵牢骚。这么晚了还来电话,这样下去,明天又是个主人生气的好日子了。
然而,片刻之后,他惊讶地发现,明楼的表情柔和起来。确切地说,是变得和他一样无比惊讶。
“谁?谁还活着?”
明楼颤抖着掐住话筒。
惊讶的老管家一声不吭,瞪大眼睛目睹他从未见过的情形。明楼的泪水决堤般涌出,一颗一颗,穿透空气,砸在老旧的红木方桌上。

评论(4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