屈弘化

磨剪子哎戗菜刀

我不敢出声,只是掀开了裹尸布。
明楼面无表情地盯着白布单上的一根头发。他把它捏起来,扔掉了。
明诚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,像是睡着了一样,真的像睡着了一样。薄薄的嘴唇如此有生机地紧抿着,只是周围点上了若隐若现的尸斑。
我琢磨着该如何说句话。明楼的表现,就好像看到的是一具不相识的躯体。但即使不相识,从喉管到前胸那道微微颤动的沟口也足以令人惊心。
明楼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我好奇忍不住,瞥了明楼的眼睛一下。我说不出那双眼在盯着什么,它们比石头更干燥。
末了,明楼只说了一句:“盖上吧。”
他转身时看了我一眼。
我浑身一热,眼睛灼伤了似的不敢动弹,黑色西装的背影和白色裹尸布迅速模糊成一片。两天之内,我第三次哭了出来。

评论(1)

热度(5)